a leaf in the sky
  • 2010-11-21他一直在。

    我很少和朋友们分享我的信仰。因为不光是他们一个个都被世界的爱恨情仇拖累的潺潺微步,我也是。如果我活的喜乐满足,我想我会愿意把自己当作镜子一样,希望别人在我这里也找到安稳的影子。

     

    只是,我没有。我仍旧是常常掉眼泪、常常害怕一个人呆太久,仍旧是脾气秉性中的弱点扎到自己的同时也伤到别人。

     

    ……

    在我一个人暗中无法入眠时,我就在心里祷告,然后每一次都是慢慢的慢慢的睡到很沉。

    在我紧张无助时,我也祷告,然后把一切未知的下一秒全都交托给我的主,然后心情逐渐变得平静。

    很多的时候我在心里默默祷告,因为我知道他在听,知道他知道我的弱点,知道他正在看着我……

    所有的这些,只有我知道,他会在我的生命中继续绵延……

     

    要说我这一年有没有变化?

    有的。

    就是相信他真的在听我说话。

    并且他接纳我的一切一切。

     

  • 2010-10-12或许我们可以

    或许  我们要试着让自己爱上自己,看看容易还是艰难。

    如这一刻之前你喜欢什么样的人,你欣赏什么,你钦佩什么,挑自己能做到的努力去做吧。

    给自己一些时间,客观认识自己。

    用无数次想改变爱人的心思来要求自己,或许真正体验到了被改变的痛苦和艰难,以后再次爱上别人时会戒掉这个毛病。

    用挑剔别人的嘴脸来挑剔自己,和郁郁寡欢的自己做个朋友试试,和多愁善感的自己处处看吧。

    在自己心里住下吧,与自己为邻居。

    这是我近期生活的新角色。很爱很期待新的心路历程。

    爱上自己,突然觉得至关紧急重要。好处还在于不会轻易受到伤害。

    试试爱自己,确实是结果未知的一次挑战。

  • 2010-09-14想念你

         S一直对我很包容,淡淡的持续的好。因为调查报告一直写不出来,每一次想找S聊天的时候我就怯懦的不敢开口,很怕S找我索要早在半年前就该完成的报告。但一直,她都没要过,从来都没有。只是每次上面的头头们催我的时候她也只是耸肩无奈。心里隐隐愧疚啊。

        我一向喜欢S。每次和其他的朋友说S的时候言语中总是充满了欣赏,欣赏那别人永远都无法模仿得来的特质。

        S在微笑、思考时会用上牙齿轻轻咬着一侧下嘴唇,S在吃饭夹菜时总是有部分菜丝,菜豆等等的到抵达目的地前就掉落,S夏天的时候牙齿总是异常的白皙,S的爱情像上好的五粮液,淡香醇美…… 最爱的还是S在说话时表情、语气永远为零。这一点我无数次和S说过也和其他的朋友们说过,就是零,干净、利索、客观。

        和S谈过心,谈到过自己灵命浅短的信仰、懒散的弱点、当然也谈到过那段纠结的情感。S很少说话,当然更少反对的话,仅有的几句话也都是支持和鼓励。或许因为一直欣赏S,她的话总让我觉得有力量。

        昨天收到S的留言,让我内心窃喜。原来我的快乐传递给了S并引起对我的羡慕。这对我而言,很是鼓励。当我得意时我会毫不掩饰哈哈大笑,所以S知道若这番话说出来后,我就会得瑟半天。事实确实如此。

       嗯,真高兴有你。

       祝快乐。S。

       PS:我还是会时常想念你S独特的笑容。 

       看,这是北方妞S在五台山暴走。

     

  • 不敢问 不敢想 只能隐藏
    一转眼 一瞬间 天就要亮
    舍不得 放不下 你的烟香
    你走后 我怎么 才能遗忘
    不想问 不再想 只能这样
    一回头 一年后 不再忧伤
    有什么 舍不得 怎么原谅
    你走后 记不起 你的模样

    一年一岁,一日一时,说起自己,每个人都会滔滔不绝。这是我的原则,这是我的底线,这是我喜欢的,这是我不喜欢的……

    和你相处的每一个人都是一面镜子,你能借此镜子看到其中模糊的自己。

    于是不断给自己不同的标签,贴上再撕下,反反复复。

    时光荏苒,借着你我看到自己的样子依旧这样模糊。爱恨,情愁,喜乐……交替缠绕,而这些发生之后,除了自己不想要的以外,我永远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    此时,我不再用任何标签显示我对自己的定义。因为毫无意义。

    PS:我清晰记得自己嘴笑的笑容,那时静悄悄、甜滋滋。(2010年9月12日)

     

    9.12:有一条路, 你认真走, 就会看到光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慧说,给我写信吧。用纸笔写。我说国际长途唉。他说,那好吧,不用寄,你可以把信件拍下来发到我的邮箱里。

    好吧。因着了解他,便依了他。

    他也只是在用力抓住一些美好而细腻的细节。

    如此而已。

    而我早已没了年少时对美对爱近乎执拗的偏执……

     

  •  

     

    现在是菲律宾时间1:06,和北京时间一样。多好。手表也就从来不需要变动。我懒,我的手表也懒。

    前天晚上,躺下闭上眼睛。仍旧有很多的声音和画面交替的撞击着我的记忆。都是他。

    我想,这是离舍前的其中一步吧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爱过不止一次,伤过也是。为何仍旧无法避免重演呢?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他告诉我,那个女孩很好,你觉得呢?

    我能说什么呢?我的大脑早已跑到我们曾经走过的每一个地方,牵手的每一条街巷,亲吻的每一个月夜,还有和你静静依偎度过的每一寸年华。而如今却是另一个女孩,站在你的旁边,你双手环抱并亲吻她,满眼全是爱,呢喃的说你爱她到永远……

     

    你用这些奢侈的情话来装点黑白色的世界,我曾经彻底的相信过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   

  • 2010-08-21慢慢慢慢

        像这写在沙滩上的字一样,还有什么东西不是一边进行着,一边消失着……

       

       

    曾经说过:真高兴有你。

    从初中到高中的六年都有你,真好。和你走在路上,有人说我俩是双胞胎。我笑着说,我们是表姐妹。心里却在疯狂窃笑,心说原来我也像你一样甜美可爱。于是以后更是形影不离。我们一起吃、睡、一起做作业,也一起用小河水浇门前那片小菜园。有辣椒、黄瓜、茄子还有什么呢?我已经记不清楚了。只是记得那时我们说长大了也要一起结婚,一起嫁到一个离家远远的地方,这样还可以天天串门,天天在一起。后来,你真的嫁到了一个离家很远的地方,而我,自高中毕业后就一直从离家很远的地方转到更远的地方。一个、再一个……

    大学时,我喜欢一个男孩。把喜怒哀乐毫无保留的都端出来给他。也有很多时候,坐在校园昏黄的路灯下,把不能和他说的话全部倒出来给你。每次你都会笑着说,有什么大不了,放开点。说过很多次,以至于我已经无法记起你别的语言。你潇洒、释然、并且真实。大学以后,仅有的几通电话里我们也仍旧没有太多言语。偶尔还是你的这句话。

     

    我们在食堂挤着买饭,一边抽空就到处瞅帅哥,一边说某某人今天真是傻死了。

    逃课跑到前湖,使劲全身力气向远处扔石子,一起大声喊,带我飞吧。

    半夜打电话,不知说什么。只是哭。也接到同样的电话。同样不知该如何。就用浅浅的调子哼歌。别哭。……你的眼睛会留下伤痕的印记。不哭,除非你已得到释放……

    哼着《Dear friend》,哼到你轻轻抽泣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真高兴有你。

    真高兴有过你。

    只是,生命中已不止一次这样,最亲密的你,都不可阻挡的在慢慢慢慢……

    消失……

     

    我又怎能改变。